人生在世应何似
应似大猫踏水泥
泥上必然留趾爪
安定快来救命啊
(ฅ0ω0ฅ)
-------
猫のある本丸
放置刀剑乱舞相关图文
大和守安定中心
-------
备后国审神者光奈
微博@茶白白尾巴
头像by注心芝士
手机版封面by锈鸣

【无责任考据】聚乐第活动地图的大穿衣镜的暗示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聚乐第活动洛外室内背景的右边角落里有一面感觉很西洋的大穿衣镜。


很在意这个样式所以就yahoo了一下,得到以下这些资料。


日本的古镜是铜镜。在铜镜时代中国确实有穿衣镜尺寸的镜子。但日本的铜镜似乎全部都是圆形的怀中镜。这一点我找了好几次实在没有找到反例,如果有证据证明战国时代有穿衣镜尺寸的铜镜并且制式是这样带木框的,或许整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想太多……。



西方的玻璃技术传入日本最初也都用于制造小圆镜。而这种木支柱加上大玻璃的大穿衣镜(姿見)传入日本是明治时代的事情了。

下面这个是现代的姿見,制式和地图里的简直一毛一样。


所以这个世界不光是由于历史改...

冲田组经历与极化的个人向解读

这是看了微博首页一只小号的发言后被钓出来的个人解读,其实我之前也说过许多次差不多的话啦……


在我的解读体系中,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冲田君对冲田组而言是“前男友”那样的存在。它们都是不好上手的刀,安定在较贵的兄弟之中“据说价格便宜”,清光在较便宜的兄弟之中“曾在夜市贩卖过”,这特殊的价格低廉,几乎可以换算为不受世人青睐的程度。而后来得以遇到这样一个能够好好使用它们的剑术高手,就好像受过许多创伤的丑小鸭得遇知音一般。我个人一直不怎么赞成为了使这段感情显得更无懈可击更甜蜜而强行去扯好像确实没有多少这方面记载的冲田君是个刀痴的证据、又或者说非得做出把断掉的刀留在身边的设定才政治正确(不是说这两个设定不...

【抛砖】极清光服饰上的花

为了看起来更方便用了绘画来对比,原图来自素材网站ju-goya.com

极化清光外套衬里的这个花是红椿基本无疑了,花语是「謙虚な美徳」 「控えめな素晴らしさ」 「気取らない優美さ」,此外由于凋谢时整朵掉落,从而有「落首花」之名……




靴子上的花不知道是不是桔梗(感觉桔梗叶子没这么长,但想不出来像什么?叶披针形互生,单花五瓣,求提示),花语是「永遠の愛」「気品」「誠実」「清楚」「従順」。


关于御守类物品的处理方法

去年七月去京都的时候带了好几样不同神社的御守,加上之前有托朋友从日本的大概是某机场旅游纪念品店带了一个达磨,最近开始思考处理方法。查了下网上的资料,中文大多是同两篇抄来抄去的,就搜了一下日文雅虎,感觉日本人之间也有很多不同的意见,一些是个人想法和经历的差异,一些可能是不同神社/寺庙给出的不同解答。大概总结如下,如果有说错和理解错的地方,请带出处讨论。


1,御守到底有没有严格的一年使用期限?超过会怎么样?

这个“一年期限”的说法源自能够做到有规律地去参拜的当地人,通常在新年把旧的御守交回神社去烧,同时又带回新的御守来,这么算刚好是一年。但其实神社一年四季都有卖御守,甚至还有很多季节限定的...

关于额紫阳花“墨田の花火”

今天 @北極圏 在东京拍到一个漂亮的额紫阳花(下图1),我比较瞎不会认品种,感觉高度疑似传说中的冲田总司紫阳花“墨田の花火”(下图2、3),刚好又搜到前几天微博有公众号发过这个品种……就好奇地查了一下大路货资料,自我整理和伪科普一下w

1,我印象中前几年微博有一段时间传播过“墨田の花火这个品种被定名为冲田总司”的消息,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个不会认品种的我居然知道这个东西……。现在原帖找不到了,搜了下所有出处都指向“日野宿本陣文書検討會”这个博客(图4、5)。不过这里面所有信息也就仅止于“因为颜色清澈可爱又很新选组,开花又正好是总司祭附近,在高幡不动尊就有栽种”,所以“新選組業界で...

花丸第二季最终话感想一些

基本是看的时候发的微博的整理。有人比我还晚看吗?剧透应该不要紧了吧?

1、原本一季的时候感觉不自然的几个问题,除了“清光认识检非”没解释之外(鉴于根据对话的迹象花丸好像只有他一个满级刀,也许他就是普通的比幕末组队友见得多一点……毕竟看来检非也不是特别难出现,骨喰一念之差还没付诸行动不是也招来检非了嘛),二季都试图去填了。填得嘛,有的真有趣,有的不怎么好。

2、“一台装置只能出击一次到同一个时代”?我看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是暂停吐槽花丸二季还想填别人的坑呢,自己的设定互相都编不圆了……之前骨喰一个人走错时代的时候,他自己算不算一个部队?后续去接他的兄弟们算不算一个部队?你要是说最多只能去六个人...

续刀剑乱舞-花丸-1到6话出现的植物

花丸第二季ED出现的花几乎都是第一季出现过的大路货,并且还没有多少梗,只能说大体是按季节排列的,但季节变化的速度比片中的月份变化速度要快一些。不好意思再叫花考据了,只是连同片中出现的植物一起随手做个半程总结供参考罢了。请指教。

因为太大路货,也不逐一贴物种照片了。不认识请搜索或参考第一季的ED花考据


第一话


这里源氏兄弟的背景都是竹。


松(应该是五针松吧),在第二季的ED中经常出现的植物,大概是水墨风好画……。


某花蕾,不敢认,不知道是不是樱花……


第二话


这里失忆三兄弟的背景都是樱花。上一话是冬季,现在是春了。



蘑菇多半是滑子菇(なめこ)。


至于野菜,虽然煮过了,...

【纯抛砖】打鬼活动地图的半吊子考据

游戏说是“某个时代的京都”吧……由于从建筑形式来看非常像平安神宫的应天门,而平安神宫的应天门又是仿照平安朝御所做的,所以就直接默认为平安朝来进行的后续考据,幸好找到了一大半原型。有可能我的思路一开始就是错的,请指教,并且请不要随便相信。

总之从位置看起来,地图中间那条最粗的是朱雀大路(朱雀大道),地图上面的河是鸭川,下面的是桂川,画出来的一圈城墙是御苑(大内裏),boss点附近标出来的是罗城门(罗生门)应该大体没跑了……放个网上找的平安京对比图……

以下全部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出发点,从方位看(正好在鸭川的Y字那里)多半是贺茂御祖神社(下鸭神社,没错就是有顶天家族那个)……这次...

花丸第二季第三话感想一些

看到目前为止的三话,感觉有两条线索一直在出现。

一条是每一话开头,似乎审的死宅都有一点进步?第一话hsb特意强调主几乎不下楼,第二话开头清光说主难得地下来了,第三话居然在一楼我们熟悉的本丸视角接受办公了!……虽然后来和小贞聊天的时候又回去了……。不知道这一季不断延续这条线有什么深意,说不定后面审会直接发挥一点作用?

还有一条是清光的“变强”。从幕间回想录开始到第一话都在强调清光的“我也要变强”,第二话去山里修行虽然是被迫,但好几个场景他都说着变强露出了坚毅的表情,红指甲挠地面真心疼233,第三话提到他最近失去主力位置(希望是我多心?但他第一季明明还是出击场次最高的刀啊),并且自己在练习空挥...

【后知后觉】所以花丸安定四月才回来吗?!

看第二季1话的时候注意到时间设定是十二月并且最后特写的樱花树并没有开花。但是印象中第一季11话开花了,所以去快速拖了一遍11和12……

11话确实开花了。然后12话安定回来之前又再满开的时候莺丸和一期说到这件事,提及“不过是一万年开一次的樱花又开了几次而已”——安定主导的那次是第一次,冬天是第二次,如果说是几次,那至少已经是第三次了。而且同一场景提及“冬天也开了”的确是用过去时态。而且场景看来确实是春天。

然后,12话拍完大合影,合影变成了墙上一张照片。

照片下面写着:卯月,大树前。

卯月。就是四月。

第一话是去年十二月。不过第二话是如月,如月是二月……

所以安定第四话回来吗?...

关于检非

感谢微博@商逸楼 太太提起这个话题并给出了词条。这里只是记录一下脑洞,不敢贪功,也不算什么正经的考据。


目前为止遭遇的检非,后缀都不是甲乙丙丁而是类似“大太刀-放免”这种的。我以前有考虑过“放免”的意思,认为应该是刑满释放的洗脑敌刀。不过我一直以为检非全员都是这么来的(那么鸡生蛋蛋生鸡,最初的检非是哪里来的呢大雾),直到她提出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放免本身就是一个职位名。那个词条是这样的:

検非違使(けびいし)庁に使われた下部(しもべ)、釈放された囚人で、犯罪人の捜索や護送などに当たった。

所以原本就存在有“放免”的制度,而且的确是和“检非违使”相联系的。是指将释放的囚徒当做战力...

花丸幕间回想录观后感一些

*冲田组推,安定推。个人向感想。不喜勿入。


1,我最高兴的一点就是,终于修正了原来被我骂得超惨的那个编剧不会讲故事的问题。原本的最终话被看照片搞笑桥段拆得七零八落缺乏紧张感,一个从头到尾铺垫了半天的故事被搞得虎头蛇尾。现在把看照片大幅删减移到了最后的原创衔接部分里,总算11-12话连成一个观众感情完整的故事线,节奏好多了。即使说我是这次才终于有了沉浸体验也不为过。

2,总集篇以写信和读信的回忆视角展开这个思路挺好的,感情线比较完整。不过以这样的角度而言,感觉处理还是有点粗糙。一个比较明显的问题是安定的手风琴式一米信纸后面的寄语并不很长,显然只能是回想部分写得长;但每次镜头切到清光看信的...

1 / 6

© 茶白的猫丸 | Powered by LOFTER